<th id="zvstv"><xmp id="zvstv"><p id="zvstv"></p></xmp></th>
          <pre id="zvstv"></pre>

          <td id="zvstv"></td>

          1. 菜單

            科研動態

            加強橫琴粵澳高等教育深度合作

            發布時間:2022-01-14 【字體: 視力保護色:

              [摘 要]加強橫琴粵澳高等教育深度合作,要健全粵澳高等教育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體制,探索粵澳教育合作辦學“雙校長制”;推動橫琴教育開放合作先行試驗,豐富大灣區教育集群發展創新示范;促進法律和規則銜接,建設大灣區產學研示范基地;充分把握“清單式”授權政策優勢,共謀粵澳教育融合發展之路。

              [關鍵詞]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高等教育;創新示范

              日前,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簡稱《橫琴方案》)開啟灣區“融合聚變”。建設世界一流灣區,必然要打造一流灣區教育。因此,要加強橫琴粵澳高等教育深度合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打造“教育和人才高地”作出示范,促進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的有效銜接和深度融合。

              目前,粵澳已經在學術交流、合作辦學和科研協作方面形成教育合作落地模式,為加強橫琴粵澳教育深度合作打下了堅實基礎。從其合作歷史脈絡來看,粵澳高等教育合作呈現以下特征:一是粵澳高等教育合作大多由政府穿針引線,主要通過發布宏觀指導性文件來推動教育合作;二是辦學模式主要包括建立分校區模式、民辦二級學院模式和合作辦學模式等;三是建立高校聯盟,初步探索學分互認、交換生安排、科研合作等制度。面向未來,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這片試驗田上,粵澳高等教育合作模式如何創新?合作層次如何提升?本文認為,可從以下方面破解合作難題,創新“一國兩制”教育實踐。

              健全粵澳高等教育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體制,探索粵澳教育合作辦學“雙校長制”

              建設高質量大灣區高等教育體系應堅持“協同共治”原則,推動管理一體化,以實現“教育目標和價值的統一、教育資源的交流和互補、教育功能和結構的協同”。體制機制上,可在以下方面有所創新和突破:

              第一,健全粵澳高等教育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體制。原有的粵澳高等教育合作機制依賴于政府推動而建立,高等教育合作主要通過會議協商方式運作。著眼未來,要盤活從事高等教育活動的系科、院校、政府、企業的教育資源,采用共商共建共管共享體制機制,成立專門的組織管理機構來協調粵澳高等教育發展。只有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搭建建設協同化、管理一體化、資源共享化的教育合作平臺,才能促進區域內知識、人才、科技、信息等各要素無障礙流通,推動雙向互補,實現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高等教育質量和效益的最優化。

              第二,探索粵澳高等教育合作辦學“雙校長制”,創新“協同共治”高校發展模式。面向未來,促進粵澳高等教育合作發展,應從根本上系統建構、全面推進。根據《橫琴方案》,合作區管理委員會實行雙主任制,以增強資源調動能力和政策協調能力。為更加充分地整合粵港澳大灣區教育系統,建議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設立全方位的粵澳高等教育合作辦學試點,形成多元合力的教育合作模式。這一模式有利于充分調動雙方積極性,系統全面推動教育資源集聚發展、優勢互補、協同創新,解決每個單獨區域的結構性教育資源不足的問題。

              推動橫琴教育開放合作先行試驗,豐富大灣區教育集群發展創新示范

              粵澳高等教育發展的特點與現實情況,決定了粵澳高等教育合作必須走對外開放、國際化合作辦學的道路。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提出“支持大灣區建設國際教育示范區,引進世界知名大學和特色學院,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以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作為教育開放合作的先行試驗平臺有著顯著的天然優勢,應率先在教育發展領域和關鍵環節上大膽創新。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在推動粵澳高等教育深度合作方面,應致力于做好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

              第一,堅持高等教育集群式發展,建立大灣區“教育集群示范區”。高等教育集群發展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的重要內容,也是世界一流灣區建設的重要支撐。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最大的特色是管理體制創新,這為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率先打造大灣區“教育集群示范區”提供了體制機制上的優勢和便利。著眼未來,橫琴可先行探索打造“科-產-教”融合的高等教育集群發展模式,構建管理一體化的高等教育管理機制、合作機制和群體決策機制,形成“規模效益、競爭優勢明顯、產教融合、文化融合”的先行示范,率先建立起吸引全球人才的高等教育中心“磁石”。

              第二,制定高等教育國際化發展戰略,注重引入世界優質高等教育資源,建立大灣區“國際教育示范區”。在推進橫琴粵澳高等教育深度融合的基礎上,積極引入世界優質高等教育資源,打造具有多元化、特色化、開放性特點的現代化“國際教育示范區”。一方面,要以國際課程、跨文化議題、國際理解等為內容,以機構流動、項目流動、人員流動等交流與合作為形式,以培養國際化人才和打造國際水準高等教育群落為目標。另一方面,要瞄準世界一流的辦學方向,制定高等教育國際化發展戰略,提升高等教育質量,增強對全世界高層次人才的吸引力。

              促進法律和規則銜接,高水平建設大灣區產學研示范基地

              “高標準建設澳門大學、澳門科技大學等院校的產學研示范基地”是《橫琴方案》提出的重點目標。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率先建設大灣區產學研示范基地的關鍵是促進粵澳法律和規則銜接,加快探索制度型開放教育模式。

              第一,構建內在融通的高等教育制度體系。為支持大灣區建設國際教育示范區,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應完善支持港澳高校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制度體系,推進高校合作辦學、高校學科專業互動、高校課程銜接、高校學分互認、高??蒲泻献髋c成果分享轉化、高等教育管理一體化等方面制度創新,使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成為探索制度創新的實驗區。

              第二,共建產學研示范基地?!稒M琴方案》明確提出,“布局建設一批發展急需的科技基礎設施,組織實施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高標準建設澳門大學、澳門科技大學等院校的產學研示范基地,構建技術創新與轉化中心,推動合作區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的重要支點?!睓M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與高等教育、產學研轉化相關的法律和規則建設也可以此為基礎,營造良好的產學研環境,促進發展科技研發和高端制造產業。事實上,共建“橫琴·澳門大學產學研示范基地”,就是最好的創新范例之一。未來,可以引入世界知名大學的平臺和成果,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成立產學研基地,并依托內地的生產能力及龐大市場,進行科技成果轉化。

              充分把握“清單式”授權政策優勢,共謀粵澳高等教育融合發展之路

              清單式批量立法授權是一種授權改革的新形式,在深圳綜合改革試點中積累了豐富的可資借鑒經驗?!稒M琴方案》強調,“支持合作區以清單式申請授權方式,在經濟管理、營商環境、市場監管等重點領域深化改革、擴大開放?!被洶母叩冉逃疃群献饕嘤匈囉凇霸圏c授權”制度的政策支撐,在“一國兩制”前提下,爭取中央對橫琴粵澳高等教育融合發展的“清單式”授權,給予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高等教育合作“先行先試”的政策支持,共謀粵澳高等教育融合發展之路。

              第一,在中央授權下制定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創新教育立法”。建議在中央授權下制定《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高等教育條例》,針對高等教育管理一體化、高校辦學自主權、高校課程銜接、高校學分互認、高??蒲泻献髋c成果分享轉化等方面先行先試進行創新立法。

              第二,以清單式申請授權方式推進高等教育深化改革。要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這片試驗田上進行高等教育深度合作創新,必須共同建立粵澳高等教育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體制,成立專門的組織管理機構來協調兩地的高等教育發展,在中央清單式授權下深入探索粵澳高等教育融合發展模式。


            【作者:陳家喜 邱佛梅,單位:深圳改革開放干部學院,陳家喜為副院長】

              原載2021年第24期《中國高等教育》雜志


            附件下載

            偷换人妻13p

                <th id="zvstv"><xmp id="zvstv"><p id="zvstv"></p></xmp></th>
                  <pre id="zvstv"></pre>

                  <td id="zvstv"></td>